您的位置:首页  专题报道
三月的事 

    作者:    人气:1180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4-03

清灶,生火,放鸡……昨天的剩饭和糠拌了喂食。她忽然想起点什么,从装糠的大罐子里拿出三个鸡蛋来,洗干净了,轻轻放到锅里。

蓝凤仙很早就起来了,一家子连同鸡啊、鸭啊、猪啊都要吃的。

乡下人是勤奋的,畲乡的妇女应该在第一只鸡开始打鸣时起来。

蓝凤仙的男人蓝樟发是个朴实的汉子,不高,皮肤黝黑。不爱发火,笑起来就嘿嘿嘿的抖动身体。

在这个九十年代里,乡下人主要还是靠地吃饭,一亩二分地就主要靠丈夫打理。一年四季,早稻、晚稻、小麦、油菜……五谷飘香,地从未荒过。遇上夏天菜园子里长的旺,凤仙便拣了洗了挑着上最近的小县城卖。城里人喜欢在乡下人打扮的人手里买菜。认为健康,没药水。凤仙赚了零票就换些盐、味精、酱油、醋什么的。平日凤仙变着法儿煮菜吃。年底宰了家里那口靠吃糠菜泔水的猪,自家留下十来斤过年,剩下的能换些钱。乡下人钱的大用头还是在化肥上,不肥的田砸下一年的努力也是白费。

凤仙家有两个儿子。大儿子蓝伟星空长了一副好身体,二十的人了只在家窝着,别家的孩子这个年龄多半出去打工或是扛起家里一半农活了。他却是整天乐呵呵的穿条黑裤衩无所事事四处乱晃。什么活也不干也就罢了,还老是动歪脑筋,偷别人家鸡鸭。又不是因为贪吃,只是把鸡鸭弄得半死不活扔深沟里。或是把人家瓜田弄得乱七八糟,红瓜瓤,绿瓜皮,碎了一田。有时被当场抓住,村里人为了让他吃个教训,顺手就折根竹篾打他,他也不哭,只傻笑。村里人三天两头上门要人。凤仙又是赔礼又是道歉,有钱就塞钱,没钱就抓鸡鸭抵着,或是舀米赔上。乡下人经受不起那个损失又不好太为难凤仙,毕竟乡里乡亲的,拿了东西也就罢了。村里人都说他们家都让这傻子给害了。凤仙有时候火了也大力拍儿子,儿子不哭就冲她笑,脸上的乌青一颤一颤的。凤仙心一软就抱着儿子哭。后来丈夫用家里12寸的黑白换了一头小牛犊。电视不如牛来的实在,一年到头就收到两个台。庄稼人没有闲工夫看电视,做了活回来就早早睡觉。说也奇怪,蓝伟星从买了小牛那天起就愿意和它亲近,整天围着它转。丈夫便放了心把牛绳交了他。从此蓝伟星成了牛倌,早早就在溪滩上放牛,安分了许多。小儿子小哥哥整十二岁,瘦瘦小小的。上小学三年级。夫妻俩想让小的比大的好,取名超星。这孩子确也争气,年年拿大红奖状回家。

正赶上春耕,平时丈夫听着鸡抢食的声音就起来,这几日却要凤仙轻推推,累的。丈夫半眯着眼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起迟了……”

霉干菜,腌菜,稀饭呼呼呼三大碗下肚,觉的有了耕上好几亩地的力气,丈夫把牛套上,牛犊已经成年了。村里人租去耕地,按天算,一天5块钱。今天牛给自家犁地。蓝伟星听到牛棚的动静也起来了。

父子俩刚出了院子,凤仙嚷嚷着追出来。

“等等,等等,鸡蛋……”

“嘿嘿”丈夫笑着接过来,开玩笑说,“富人的待遇,小资本主义。”小心剥了壳,小口小口咽下。大儿子两口就吞下了。噎得满脸红,丈夫用力拍儿子后背,凤仙递一碗水来。夫妻笑,儿子虽眼泪直冒,看见阿爸阿妈笑,便也直起身子笑。

小儿子揉着眼睛出来,看着阿爸阿哥的背影问什么事。凤仙拍拍他的头笑着说快收拾了上课去。凤仙给超星的饭盒装满饭,村小学中午统一给孩子们热。看着小儿子的身影在田埂上渐渐远了。她在一个大钢精锅里盛了三个人的饭菜,也往自家地里去。

拉犁也是有讲究的。犁尖每次下去要有分寸,力气要匀,不要力气一上来一吆喝就没了原来的深度。深深浅浅的地长不出好庄稼。大儿子在前面牵着牛绳,丈夫耕地,妻子插秧,到了下午,看着秧子绿油油站满了水田里,一家人才直起了腰,丈夫才算有些空来抽杆烟。

生活总不会平平直直的过去,尽管每个乡下人都希望波澜不惊地过日子。

这不,就在第二天早上,凤仙从邻居嘴里听到的一条消息让她大吃一惊。一大早,凤仙就来到村口的小溪边,跟一大群女邻居一起洗衣服。

“村学校对你们山哈(畲人又叫山哈人,意为山里来的客人)可是好了。”六婶最先挑开话匣子。

“是啊。”凤仙不想多说话,用力搓一件上衣。

“每个学校的山哈孩子都有钱发。”六婶瞥了一眼凤仙。

“没有什么钱。“凤仙抹一抹汗,低头用棒槌捶丈夫的泥裤子,弄出很大声响。

“怎么会?有!我们家小丽那天就拿回家两张十块的,还有八个亮晶晶的硬币。”旁边同族的女人说话了。

“难不成你们家超星没拿钱回家?二十八啊!”六婶比了比手势,“不会让孩子乱花了吧?你可要教育好了小孩子,不要又教不好了,成你大儿子。”

六婶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,其他人附和着。凤仙收了东西,挎上大篮子,“我洗好了,先走。”

回家路上,六婶那番话在她脑子里像新生的荷叶一样舒展开来,晃来晃去的。学校真的给发了28块?平时这孩子从来没问我要过钱买东西吃,也就有时候要买个簿子要上三毛。

多塞他零零角角的他还不要,别人家的孩子每天要吃零食,超星却不要。超星在田间捡到个一毛硬币都会洗干净了交给我,28块,怎么会偷偷拿了四处花?

“超星不会背着我乱花钱的。”凤仙自言自语道。

傍晚儿子回家,一切如常。凤仙看不出什么特别的。

“超星,这几天学校有什么有趣的事没有,说来听听?”

“有啊,我前位江小羊今天穿了件花外套,全班人都笑翻了,哈哈,他坐在班上都不敢出去尿尿。哈哈!”

“有什么好笑的!”凤仙大声呵斥起他来,“那是他姐姐的外套改的,你有姐姐也让你穿花外套。”

小儿子收了声不敢讲话,有些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回房里写作业了。

晚上躺床上,凤仙把今天的事和丈夫说了。

“发钱?”丈夫想了想,“你说了好像我又想起来了,前天路过狗子家听到发前什么的。给畲娃发的?那我们家超星没给你说什么?”

“没准真有这事,谁知道这孩子……”

“那怎么行!这么小孩子知道撒谎了还得了!明天下午放学后我上他们老师那问去!”

凤仙是希望超星没有藏钱,丈夫在这方面对孩子很严格。




第三天,日子照过,丈夫去田里下肥。大儿子去放牛。凤仙在家缝缝补补,然后跨着篮子去田间剪马兰头。

剪着剪着,忽然听见有人喊自己。凤仙站起来看四周,见根子爷爷一路跑过来叫嚷着。

“超星妈!出事了!出事了!”

这一叫把凤仙叫慌了,脑子好似打翻了货郎担。是丈夫摔了?田里水稻让牛踩了还是……伟星!

“你们家伟星让六叔绑了架在车子上在往村口送!”

“什么!”凤仙脑子里闪过一道白色闪电。扔下手里的东西就往村口跑。

村口聚里一堆人,拖拉机上果然绑着大儿子,脸上满是血污,衬衫扯破了,上面全是泥。

“怎么了?怎么了?绑我儿子干嘛!”凤仙挤进人群想跳上车解开儿子,却被六婶的胖身子拦下了。扯着凤仙就破口大骂。

“你养的好儿子!从来没学过好!杀千刀的恶脓包!我闺女要跛了脚,老娘要你背她一辈子!你这傻儿子我早就想打死了,看在你们夫妻俩的面子上才容他到这么大!今天我就把他送出去喂了狼……”

“你们要讲理啊……”

六婶男人恶狠狠冲开车的黑子吼着快开快开!扔他妈的臭脓包!

拖拉机发了狂般叫嚣起来。

“乡亲们救命啊!他到底什么事了啊……”凤仙带着央求哭着要爬上车,人群在涌动,有人在叫放了吧放了吧……

车子顾不上的她哭喊突突跑远了。儿子反绑着手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。凤仙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,追了几步,身子一晃便摔在地上晕死过去了。

凤仙醒来是在自己家床上,丈夫正嚷着要找六婶家说理,乡长拦着说不要冲动,两家都有错。

原来蓝伟星许是看到了来向乡下春游的一对对情侣,二十好几的他便也想起女人来。今天早上在路上看到六婶上初二的闺女,竟然就伸手要去摸她刚发育的胸部。女娃子一害怕就尖叫着躲他,这一躲就一脚踩进了旁边刚捂不久的火堆,中心还是红嗵嗵的。伟星以为她在闹着玩又往前走了步,这下糟糕,女娃子整个人倒到火里去……好在路过的乡亲忙吧孩子从火里拉上来,忙送到乡医院里去。六婶一听说扔了手上的活就跑去找六叔,她男人脾气一上来谁拦的住啊,绑了伟星就说要除了这害人精。

“那也不能这样,他一个傻子怎么在外面活!”

“伟星他不是傻子!”凤仙忽然用尽了力气喊道。

这时小儿子一蹦一跳回来了,手里拿着一辆玩具车在门口就愣住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小儿子这一叫忽然触发了炸弹般,平日和蔼的爸爸忽然拿眼睛瞪他。小儿子一惊,打了个哆嗦,躲到角落去。

“你哥哥不干好事让人绑了!你是不是也不想好了!”

“哥哥?哥哥怎么了?我没做坏事。”儿子开始哭,不知所措。

“不许哭!”丈夫从来没有这么凶过。

“樟发,别那么凶。”凤仙挣扎着想起来。却没有力气。

“没做坏事?那,学校发的二十八块钱你藏哪去了!别以为我们不知道!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我去问过你们老师了!这么快学会说谎了!钱就花在买那些玩意上了是不是!”丈夫抢过他手里的车狠狠摔出门外去

“没有……”儿子声音轻下去,哭声更大了。

“还哭!看我不打歪你的嘴!“说着樟发拿起笤帚就往小儿子屁股上面打去,这一下就把笤帚给打断了,小儿子一个踉跄撞到墙上,头上马上一块红肿起来。凤仙看了一阵抽痛,不要命的扑上来拉住丈夫。

小儿子捂着头大哭着跑了出去。

“超星!樟发,我们已经丢了伟星了啊……”凤仙哭的缓不上气。

小儿子这一跑,凤仙更是没了气力便叫丈夫去找,丈夫仍在气头上,大喊着“都死光算了!”

家里忽然显的破烂不堪。凤仙,哭的眼睛都睁不开。丈夫在灶前皱着眉头抽烟,几袋烟下去,忽然站起身来。

“就当白养了俩畜生!”

正说着,门口有了动静,刘庆奶奶牵着超星进了门,一听见吼,小儿子往外一缩。

“别怕。”老人拉紧孩子,转身对樟发说,“你错怪孩子了。”

旁边的刘庆说话了,“他把28块钱偷偷放我书包里了。还有玩具车是城里孩子送给我们的,一对一的爱心活动……”刘庆张开双手。

二张十块的外加八个硬币。

“这孩子是好孩子,看我们家过的有些困难。”老人说,“就把学校给畲娃的钱给我们家庆,庆今天才翻到夹在书里的钱。正碰上小超星从门口跑过,眼睛红红的,就拦下来问了。”

丈夫的脸一下子平静了。四十好几的男人突然走过去一把把孩子抱在怀里哭了。

第二天樟发拿上些钱一人去找大儿子去了。

后来,六婶家在村干部教育下反省了自己的错误,六婶闺女的脚结了疤没什么事了。六婶男人和黑子也坐上了拖拉机去找伟星。


外面广播里面正说着村里技术员要下乡来指导养蚕致富的事情,凤仙在堂前准备明天祭祀用的水果。

明天就是畲节—“三月三”了。供桌,贡品,香烛。供奉着祖图。

凤仙穿一身畲服,虔诚对祖图祈福。老人们都说,只要看一看祖图,所有美好的愿望都会实现。一阵风吹过来,空气里面满是麦子灌浆的清香,好像吹来了来年的好兆头。

(本文作者系我校学工部教师。)

相关信息
衢州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宣传部主办  新闻热线:0570-8068372  在线投稿
访问统计: